江都新闻,一网打尽!江都新闻网,网络机关报。  主办:扬州市江都区新闻信息中心  新闻热线:0514-80801234  
您现在的位置: 江都新闻网 >> 特别策划
传奇经历堪称一部经典老电影
来源: 作者: 点击数:298 发布时间:2018/9/3 9:35:41

《铁道游击队》导演赵明

传奇经历堪称一部经典老电影

 

 

漫长的62年,足以让人们遗忘很多事。但那些反映伟大抗战的传世之作,却时刻唤醒我们的集体记忆。电影《铁道游击队》导演赵明,1915年1月出生在江都大桥镇。1934年加入左翼剧联,抗战爆发后加入抗敌演剧队。1960年任上海电影专科学校副校长兼导演系主任,1964年任北京电影学院副院长。

昨天上午,在大桥镇白塔河畔,76岁的朱敏走到《铁道游击队》导演赵明的雕像前,缅怀令他敬仰无比的长者,任思绪在微风中飘扬。

1961年春天,赵明的父亲赵凤坚在大桥镇病故,时任上海电影专科学校副校长的赵明回家奔丧。朱敏回忆道,“赵明大高个子,待人和蔼。一见面,母亲让我喊他舅舅,他听了笑眯眯的……”朱家与赵家乃经商世交,朱敏的母亲佘月兰与赵明的姐姐赵彩章亲如姐妹。赵彩章出嫁时,佘月兰做伴娘。佘月兰出嫁时,赵彩章刺绣一付鸳鸯帐檐相赠。“从1961年起,我与赵明通信联络近40年,被先生称作‘大桥老家唯一的通信联系人’。”

A 参加左联,两次入狱 八千里路云和月

朱敏告诉记者,赵明原名赵炳章,他家在大桥东大街经营百货店。幼时念过私塾,喜爱绘画。1931年,赵炳章到上海一家银行当学徒,阅读了一些左联报刊。1933年考入上海美术专科学校,经徐韬介绍加入左翼剧联,并担任美专剧团主要演员和公演负责人。

“赵炳章笔名‘照明’,多次参加进步演出活动,曾两次被捕入狱。”1934年4月,赵炳章率美专剧团去南市“飞行集会”,遭军警拘捕,后交保释放。1935年2月,经徐韬介绍,去南京担任民众教育馆戏剧组长。3月初被捕,被关进南京宪兵司令部。“敌人多次审讯,他拒不出卖同志,后经父亲和上海舅父俞钟骆律师多方营救,才获释出狱。”

“在南京关押期间,他与左联领导人田汉、阳翰笙等在狱中相见。出狱前,田汉送他一首诗,有两句是‘各为黎明啼尽血,等闲休白少年头’。”1936年夏天,赵明进入上海明星影片公司担任美工助理。抗战爆发后,他随上海救亡演剧队一路向西,在武汉成立抗敌剧团,并担任演剧九队副队长,编演过《同心合力打东洋》《木兰从军》《放下你的鞭子》等剧目。其后,率队赴台儿庄慰问抗敌将士,徐州突围九死一生。赴湘赣,去西南,八千里路云和月,巡回演出长达9年,留下了光辉的一页。

B 惊险正剧,异地拍摄 飞虎英姿铸经典

“赵明导演的《铁道游击队》,情节曲折惊险,紧扣观众心弦,同时也有相当强的抒情性,1957年被评为最受欢迎的十部国产片之一,影响了中国几代人。”这是百度百科对《铁道游击队》的简要介绍。

朱敏告诉记者,《铁道游击队》由知侠根据自己的同名小说改编,原著有40多万字。拍摄之前,赵明曾多次到临沂、枣庄、微山湖,采访原型人物,召开座谈会,倾听各方意见,最终将电影样式确定为“情节惊险的正剧,着重刻画人物性格和思想感情。”

1956年5月,《铁道游击队》正式开拍,大部分外景在太湖边及南京、上海等地拍摄。当时的铁道部部长吕正操下令,从上海铁路局调来列车和机组人员协助拍摄。为节省费用,许多外景均在铁路边搭置,导演和剧组人员以两级卧车作为宿营车。“赵明还特邀铁道游击队大队长刘洪的原型人物刘金山当顾问,他让刘金山带领火车司机和演员操练多天,将扒火车、翻墙、骑马追火车等‘飞虎’英姿一一摄入镜头。”

“西边的太阳就要落山了,鬼子的末日已经来了,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,唱起那动人的歌谣……”1956年春天,赵明邀请吕其明为电影《铁道游击队》谱曲,让26岁的吕其明欣喜异常。这首曲调优美的《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》,为电影《铁道游击队》增添了亮色。

C 献身艺术,炳章不孝 魂牵梦绕永济桥

“赵明共拍摄了20多部电影,培养了许多著名导演,为新中国电影事业作出了巨大贡献。”朱敏说,赵明导演的《三毛流浪记》曾两次拷贝发行,多次获得国际电影大奖,曾在巴黎6家影院连映60天。导演的《年青的一代》,也风靡全国。但他对父亲却充满歉意,对家乡念念不忘。

在与朱敏的通信中,赵明多次提及:“自己两次入狱,父亲不惜散尽家财,打通各路环节,为我保释。”在另一封信中,赵明一直为父亲的“煞费苦心”愧疚不已:“战火连天,父亲决意为吾娶亲成家,以避命运多舛,谁知我竟不辞而别。”1999年6月,他来信嘱托朱敏:“带一束鲜花到三墩桥墓地,代为祭奠父母。炳章不孝,愧对养育之恩!”

“他对家乡人、家乡事念念不忘,对江都的发展变化欢欣不已……”朱敏告诉记者,赵明曾来信索要昔日同窗、著名经济学家朱绍文的联系方式。得知江都撤县建市,提笔写下“龙川滚滚物华新,共绘未来美画图”的祝贺词。“先生对家乡的永济桥情有独钟,将大桥画家姜伯乐创作的国画挂于北京寓所,以寄托乡情。1999年9月4日,84岁的赵老飘然而去。”

“赵明一生追求光明、百折不挠,他的传奇经历堪称一部经典老电影。”朱敏表示,将把赵老寄来的信件和多部电影导演本整理出来,举办专题陈列展,以告慰大桥人民的优秀儿子赵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