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都新闻,一网打尽!江都新闻网,网络机关报。  主办:扬州市江都区新闻信息中心  新闻热线:0514-80801234  
您现在的位置: 江都新闻网 >> 社会民生
小纪酒酿甜在舌尖醉在心间
来源: 作者: 点击数:311 发布时间:2018/10/16 8:57:04

提起小纪美食,吃货们肯定会想到小纪熬面、小纪龙虎斗、小纪鸭羹汤……但别忘了,小纪还有一样传统美食——

 

 

近日,记者特地来到小纪镇双富村合家舍组,这里家家做酒药、户户做酒酿,号称“酒酿庄”,四里八乡都很有名。

“我父亲是和他干妈妈学的做酒酿,后来一带一个,就把庄上的人差不多都教会了。”在村民潘宝华家中,记者正赶上他现场制作酒酿。“酒酿好吃不好吃,酒药和米最为关键。”今年64的潘宝华从小跟在父亲后面学艺,现在每年要做3000多斤酒酿,按每斤8-10元计算,一个冬天收入就能达到3万余元。

“酒药是自己加工的,也是不外传的秘方。米必须是新糯米,只有新米,出酒才多,而且口感绵软。”潘宝华介绍说。只见他把已浸泡了12个小时的糯米洗净,放入不锈钢蒸笼,然后用木柴烧火。“水不能多,饭要蒸得硬一点,我这一锅15斤,水刚淹过最好。”

“酒酿生意最红火的时候是上世纪80年代。”潘宝华说,那时候一进入冬腊月门,他就忙得连轴转,走家串户做酒酿,一直到忙到腊月二十八才能歇下来。“记得做得最多的一天加工了2000斤糯米,那时候加工费一斤5分钱,100元相当于一个月的工资了。”

边聊边添柴火,40分钟过去,米蒸好了。潘宝华开始准备盛装的大盆小盆,他80岁的二叔潘文全则在一旁当“顾问”。“岁数大了,耳朵听不见,力气也没了,做不动酒酿,只能做酒药。”虽然不做了,但这位制作酒酿的前辈却是村民心中公认的技术指导、酒酿权威。老师傅说,现在做酒酿也现代化了,过去是拉磨、舂米、木头蒸子,现在是机器加工,方便省事。

看着时间,潘宝华把煮好的米加进冷水,进行散热。“要过多次水,然后把米倒进一只长桶里继续散热,凉到30多度时最好,温度高会烫死酒曲,温度低又不发酵。”潘宝华手在米里搅拌了几次,感觉差不多了,便开始往米里拌酒药,用力拌匀、拌透。老伴和女儿为他打下手,把拌好的米装进大大小小的盆里,在盆中间挖一口“井”,端放到床上,用棉被捂得严严实实。“24小时后,就能闻到酒香,然后看到中间的米酒汩汩冒出,米又软又甜,酒又黏又香,味道绝对!”

“这是我家前两天做的,请你们尝尝。”热情的庄邻端来做好的酒酿,挖上一口送进嘴里,儿时的记忆涌上心头。生活在里下河地区的人们,或多或少都有关于酒酿的温暖记忆。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,酒酿是过年时才吃到的“节日大餐”,也是招待新女婿或重要亲友的首选。想想,冰天雪地的寒冬,头回上门的新女婿喝上一碗热腾腾的酒酿鸡蛋、酒酿炒米、酒酿圆子,软糯在舌尖、甜醉在心间,真是妙不可言。

如今,随着物质的丰富,酒酿不再是稀罕物了,想吃就吃,随时可以解馋。“吃的不是酒酿,而是回味。”面对记者的感慨,潘宝华的女儿潘丁香说,现在酒酿也由传统华丽“转身”养生美食。“薏米酒酿,去湿;红枣酒酿,养颜……”为了做大祖传的酒酿,潘丁香还上网申请注册“茂来酒酿”网店,把庄上的酒酿做成了“网红”。

本报记者 郜粉定

通 讯 员 翟荣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