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都新闻,一网打尽!江都新闻网,网络机关报。  主办:扬州市江都区新闻信息中心  新闻热线:0514-80801234  
您现在的位置: 江都新闻网 >> 社会民生
江都惊现刻瓷名家江雨三钤刻“祖辛壶”
来源: 作者: 点击数:713 发布时间:2018/8/3 10:14:00

江都惊现刻瓷名家江雨三钤刻“祖辛壶”

总高10公分、壶壁高6公分、四边等宽6.8公分,酷似钟鼎

 

 

昨天上午,58岁的大桥老乡徐乐飞向记者展示了一把瓷质烫酒壶。烫酒壶胎薄秞润,总高10公分、壶壁高6公分、四边等宽6.8公分,酷似钟鼎。壶盖和四面壶壁上刻有各种字体的文字,并有“芜城江氏”字样。

“这把烫酒壶是我祖上传下来的,它比我爷爷的年龄还要大。”徐乐飞告诉记者,前几天晒伏,他在家中翻箱倒柜,翻出这把烫酒壶。烫酒壶钤刻甲骨文等多种字体,有些字他不认得,但“芜城江氏”却一目了然。

“芜城江氏”何许人也?这把烫酒壶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?在仙城“听雨轩”画室,扬州八刻名家张子麟为前来鉴宝的徐乐飞揭开了谜底。

“芜城江氏”堪称鬼斧神工

“这件作品可确信为‘芜城江氏’所刻,‘芜城江氏’系清末扬州刻瓷名家江雨三。目前,江雨三瓷刻仅存扬州博物馆、何园,民间藏品少之又少。”张子麟小心翼翼地端起烫酒壶,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多遍,眼睛为之一亮。

张子麟告诉记者,扬州刻瓷兴盛于清代晚期至民国年间,是在光素白釉瓷器、瓷板上,以刀錾刻、敲凿成画或书法的一种雕刻艺术,与木刻、竹刻、石刻、砖刻、牙刻和刻纸、刻漆等并称为“扬州八刻”。清代,“扬州八刻”与“扬州八怪”“扬州八家”融会贯通、相辅相成,形成极具扬州地域特色的文化艺术体系,在大江南北享有盛名。

据沈惠兰编著的《扬州八刻》介绍,扬州刻瓷以江雨三、朱少甫最为著名。江雨三又名江南金,字雨三,其创作的瓷刻作品集诗、书、画、印于一体,妙趣天成、神形兼备,意境高古、气韵典雅,极具书卷气和文人气,达到或超越了纸绢画的审美效果,堪称“鬼斧神工”。

“祖辛壶铭”取自西周方鼎

“这把烫酒壶名叫‘祖辛壶’,有钤刻文字为证。”经张子麟指点,正面壶壁上的一段文字清晰入目。右侧竖排钟鼎文“丙祖辛”3个大字,在钟鼎文旁边,钤刻“丙祖辛右祖辛壶铭,芜城江氏刻”。

张子麟介绍,1961年西安马王镇马王村出土西周早期青铜器,铭文为“木父丙祖辛”5字。盖因烫酒壶酷似钟鼎,江雨三将其命名为“祖辛壶”,以此彰显其来历不凡、身份尊贵。

在壶盖四边,用大篆钤刻“钟鸣鼎食之家,青雀黄龙之舳”,语出自王勃《滕王阁序》。背面和左右两面壶壁上,分别用楷书、行草、隶书钤刻不同诗句。其中,“玉壶买春,赏雨茆屋。坐中佳士,左右修竹。白云初晴,幽鸟相逐”,摘自唐代司空图《诗品二十四则·典雅》;“僮仆欢迎,稚子候门。三径就荒,松菊犹存”,出自魏晋陶渊明《归去来兮辞》;“双柑斗酒听黄鹂”,出自明刘泰《春日湖上》。

“浅雕深刻”融入笔墨情趣

“江雨三惜墨如金,但见龙飞蛇舞,绝无苟且之处,其作品堪称‘墨宝’。这件藏品集钟鼎文和真草隶篆于一壶,与祖辛壶铭相得益彰,更是凤毛麟角。”张子麟说。

“没有金刚钻,不揽瓷器活。”张子麟告诉记者,刻瓷共分三大步骤,一为立意布局,二为浅雕深刻,三是填色打蜡。刻瓷技法主要有钻刀法、双钩法和刮刀法。“瓷器脆而易碎,要钤刻一件上佳作品绝非易事。这件作品刻工精湛老辣,诗文立意高远,显示了作者深厚的艺术功底,令人一叹三咏、回味无穷。”

“江雨三将地域风情与物语融入雕刻之美和笔墨情趣,对后世扬州八刻影响甚远,其钤刻的艺术精髓薪火相传、生生不息!”把玩这把“祖辛壶”,张子麟感叹不已。

本报记者 霄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