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都新闻,一网打尽!江都新闻网,网络机关报。  主办:扬州市江都区新闻信息中心  新闻热线:0514-80801234  
您现在的位置: 江都新闻网 >> 乡土文艺
聂三爷和聂家的故事
来源: 作者:徐乐飞 点击数:112 发布时间:2018/11/12 15:19:12
 

聂三爷,大桥镇人,姓聂名良馀,祖籍镇江丹阳,民国初期到上海谋生,先在聂云台的恒丰公司(聂家花园)学徒,后经聂姓本家推荐到轮船招商局做襄理,在上海滩小有名就。

聂三爷有三大爱好,搓麻将、看戏、玩收藏。他的戏瘾很大,喜欢看名流雪艳琴、雪艳舫、梅兰芳、孟小冬的京戏,经常到大世界搓麻将。俗话说;不到大世界,枉来大上海。聂三爷和彩绘瓷画家徐福茂也是朋友,生意上也有往来,也收藏他的作品。经常到北洋华商商行购买琉璃精品。

有一次,丹阳老家远房亲戚聂小三到上海来找他,需要一些药品和器材,在当地开个小诊所。聂三爷在商行、洋行公司都有朋友,很快就搞到了这些药品器械。后来知道聂小三是帮丹阳新四军釆购的,其实聂三爷很了解新四军,丹阳老家是新四军活动频繁的地方,有些干部他都认识,在上海滩也知道一些进步人士和共产党人,所以他很崇拜共产党领导的队伍,多次秘密资助地下党组织的活动。

还有一次,新四军部队几位领导从丹阳到大桥镇等地开展敌后工作,有朋友找到了聂三爷。他二话不说,立即请大港聂家滩开布店的堂侄聂子明联系船只。为确保安全,一行人化妆成商人,从江南聂家滩护送过江,到了三江营码头,由小老三等推脚夫送到大桥镇。小老三嘴稳、手勤、人踏实,并谎称是聂三爷的朋友。所需费用由聂三爷承担。

大桥镇的聂家大宅,在塌扒衔东街头曹家汪,弟兄三人,老大聂良增、老二聂良圣,民国时期均在上海谋生。后老二良圣回大桥镇南圈门南行开米行,和当时的张家(张大胖子、张二胖子)米行是同行。在东街头聂姓只有五家、是聂三爷父辈们从丹阳聂家村迁居而来的弟兄,聂家村原属丹阳公社双庙大队下辖自然村,现属丹阳开发区城头山居委会,附近有城头山遗址公园。

据传,城头山有人误叫神头山。位于丹阳火车站东北角,聂家村南面。这里本来无山,清代初期,聂家村出了一个六省巡抚聂政兴。他对母亲讲起京城里金銮殿如何豪华,母亲听了,有了想看看金銮殿的念头,就对儿子讲:你在朝廷做了这么大的官,不可以将娘带到京城看看金銮殿是什么样子?可在那时候,皇帝的金銮殿不是随便好去看的。母亲经常唠叨,儿子又是个孝子,就对母亲讲了不能去看金銮殿的原因,决定在村南造一个小小的金銮殿。这样,就破土动工了,先挖护城河,把挖出的土堆成山,再在山上建造一座小金銮殿。

挖土工程还未结束,有个奸臣想谋害他,就抓住这机会奏本皇帝说:聂政兴在家乡造金銮殿,想谋反做皇帝。皇帝一听,勃然大怒,下旨将聂政兴处死。聂政兴死后,皇帝又派大臣下来调查,一看,那块地只有20余亩,怎可造个金銮殿,再一查,原来是孝子为母亲而造的。皇帝很后悔,就亲自为聂家祠堂写上聂氏宗祠的匾额。聂政兴造金銮殿的地方所堆起的土山,群众称之为城头山,相沿至今。

还有其他本家亲戚,迁居到丹徒大港聂家滩居住。民国时期,聂三爷每年都要回来几次,从上海乘船辗转到三江营码头,由推脚夫的小老三送到大桥聂氏大宅,货物和人均由小老三包接包送。每次回大桥宅院,都要请当地名流袁希伯、佘祝三、张寿白等吃饭。解放战争时期,国民党大桥第五区区长熊开成(熊麻子)等知道聂三爷在上海大公司做大事,有名望和地位,就来敲竹杠,所以有时候也请他们吃吃饭,打打麻将。聂氏大宅在东街头北七架梁三进一栋,在东街头至曹家汪七架梁五进,建国以后聂三爷在公私合营上海协昌缝纫机厂(后改为上海第二缝纫机二厂)任仓库管理主任,直至1968年退休。厂里的领导和职工都称他为爱厂如家的模范。

聂三爷退休后,回到大桥老宅居住,毎天看《新华日报》和《参考消息》,听收音机,关心国家大事,还喜欢抽上海产的飞马和大前门香烟。中风后,虽然手脚不太方便,也经常下下象棋,和晚辈谈谈老上海滩的故事。直至1975年去世。

八十年代中期,新四军老战士在江都召开研讨会,有一位老者特地赶到聂三爷在大桥的老屋走走望望,他说:自己和其他同志在抗战初期曾在这老屋住过,听说聂三爷已去世,也没有说什么。他满怀深情地在老屋前足足站了十分钟。后来才知道,这位老者,就是聂三爷的丹阳老乡,新四军老战士韦永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