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都新闻,一网打尽!江都新闻网,网络机关报。  主办:扬州市江都区新闻信息中心  新闻热线:0514-80801234  
您现在的位置: 江都新闻网 >> 乡土文艺
长发
来源: 作者:丹青 点击数:110 发布时间:2018/11/11 17:46:10
 

人和植物一样,都要经历不可逆转的四季。昔日的一头青丝,如今鬓角已有了零星的白发。

小时候,自己不会梳麻花辫,常常因为梳头而上学迟到,为此,做教师的母亲执意要剪掉我的辫子。为了保住细溜溜的小辫子,我用稀里哗啦的眼泪战胜了母亲,一场关于头发的战争以胜利而告终。

少女时,剪发的次数很少,每次都是不露痕迹。很长一段时间,留着小鹿纯子特有的披肩发,两边扎着细碎的小头花,觉得那样美极了。长发,成了一种信仰,很执拗。

十八岁生日那天,对着镜子,仔细地审视着自己,长发披肩,朝气蓬勃,突然就有了冲动,找来把剪刀,将鬓角的一缕长发齐齐剪下,用红色的丝线扎好,小心地藏了起来。数年后,那缕青丝送了初恋,那位英俊帅气的男同学。那一头黑亮柔软的长发,他曾经爱不释手。如今,他送的那把精致的木梳早已不知去向,生活无常,岁月无敌。

选择放弃,决绝地剪了齐耳短发,同学们都说这样更好看,赞美声却难以抵挡心底蔓延的忧伤。以为剪掉头发,就能剪断所有的牵挂,发丝落了一地,思念却还在挣扎。原来,世上很多,是无法一刀两断的。

长发,是多少细密的心思一点点蓄积呵护而成?很久一段时间后,重又拥有了一头长发,不再黑亮光泽,却柔顺敏感。常常简单挽个发髻,立显端庄优雅。夜晚,解下束缚,散开之后长到腰际,容颜不再青春,心思还在。

感谢父母,给予一头浓密的头发,它会说话,能透露喜好情绪,根根都是生命的细节,缕缕丝丝洋溢着热爱与渴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