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都新闻,一网打尽!江都新闻网,网络机关报。  主办:扬州市江都区新闻信息中心  新闻热线:0514-80801234  
您现在的位置: 江都新闻网 >> 乡土文艺
芙蓉冷
来源: 作者:徐方芳 点击数:101 发布时间:2018/11/11 17:45:19
 

秋深以后,木芙蓉开得遗世独立。一朵一朵雪白、深粉或绯红开在凝碧阔叶间,孤高、冷丽、凄艳,一丛丛,一树树,尽是临风伫立、凭栏怀远的翩然与孤绝。

秋阳之下,木芙蓉花朵朵丰洁,颜色经重重秋意反复洗濯沉淀,纯净幽深,一层层花瓣轻软单薄,丝丝缕缕的纹路,宛若是谁细细折叠勾画,半开半合之际,一如清清雅雅的彩笺——薛涛笺。

据说,薛涛笺为唐代蜀中才女薛涛取浣花溪水、木芙蓉皮、芙蓉花汁制成,裁作诗笺大小的尺幅,方寸之间,芙蓉生香。薛涛本名门闺秀,自幼天分甚高,姿容秀丽,无奈命运无轨,堕入乐籍,又凭过人才华、不凡诗艺结交名士,与白居易、刘禹锡、杜牧等均有往来唱和,爱过韦皋,也爱过元稹。韶光流年里,深红小笺之上,诉胸臆,抒深情,写秋月春风,写清冷寂寞,柔肠千结,乘鱼随雁,过山过水,迢迢遥寄的尽是木芙蓉的精魂。

文震亨在《长物志》中说,木芙蓉“宜植池岸,临水为佳”,芙蓉花发,霞舒云卷,若倒映水中,波光潋滟,花影缱绻,怎能不迷蒙绮丽,动人心魄?王安石曾沉醉:“水边无数木芙蓉,露染胭脂色未浓。正似美人初醉着,强抬青镜欲妆慵。”郑板桥亦曾惊艳:“最怜红粉几条痕,水外桥边小竹门。照影自惊还自惜,西施原住苎萝村。”

最轰轰烈烈的一场木芙蓉临水照花,或在五代。宠妃花蕊夫人痴爱木芙蓉,后蜀后主孟昶便令城头尽种木芙蓉,“秋间盛开,蔚若锦绣”,蜀都自此称作蓉城。遥想无数花枝在高高城墙上飘举摇曳,深深护城河里照水弄影,木芙蓉的荣宠果真到了极致。然城墙本为矛盾之所在,安宁里蕴含危机,和平中暗藏争斗,守护一城繁华,也直面刀光剑影。落在木芙蓉的目光,必然有怜爱和艳羡,也有窥伺和觊觎,绝世之美始终如履薄冰。那一场倾城花事的结局是城破国亡,唯余木芙蓉一般冰肌玉骨的花蕊夫人“十四万人齐解甲,更无一个是男儿”的哀泣,与李煜伤人悲己“空有当年旧烟月,芙蓉城上哭蛾眉”的叹息。

“怜君庭下木芙蓉,袅袅纤枝淡淡红。晓吐芳心零宿露,晚摇娇影媚清风。似含情态愁秋雨,暗减馨香借菊丛。”徐铉笔下的木芙蓉纤柔、娇媚、敏感、慧性,最得芙蓉神韵,颇似两位红楼梦中人——黛玉和晴雯。木芙蓉花开,晴雯香消玉殒,小丫鬟告诉宝玉,晴雯做了芙蓉花神,宝玉作《芙蓉女儿诔》为祭。87版红楼中,乐声悲怆,宝玉徘徊失魂,几树木芙蓉如屏如障,繁花点点,哀怨凄迷——霁月难缝,彩云易散,精灵般的晴雯,原是冷露寒霜中一朵花期短暂的木芙蓉。黛玉的是水芙蓉(荷花)还是木芙蓉,一直莫衷一是,思量来去,还是认定木芙蓉,水芙蓉是乃唐时之雍容华艳,杨贵妃“芙蓉如面柳如眉”的风韵显然不适合黛玉,“晴为黛影”,木芙蓉哪里像荷花的影子?黛玉抽的那枚芙蓉花签,未言明是水是木,“莫怨东风当自嗟”与“风露清愁”之解语,都有韶华短暂的暗示,水中芙蓉有一个长夏尽展芳华,何来叹惋愁怨?九月花令曰:菊有英,芙蓉冷。黛玉与晴雯,一生的底色,是晚秋的清冷。

乐天派苏轼眼中,木芙蓉倒是乐景:“千林扫作一番黄,只有芙蓉独自芳。唤作拒霜知未称,细思却是最宜霜。”激赏之情满溢。木芙蓉终是草木,叶柔花纤,秋尽冬来,风刀霜剑,何以拒?不过是应时而变罢了,朔风寒霜里,花如醉,叶如染,凄绝艳绝,引申到人生,便是适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