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都新闻,一网打尽!江都新闻网,网络机关报。  主办:扬州市江都区新闻信息中心  新闻热线:0514-80801234  
您现在的位置: 江都新闻网 >> 乡土文艺
人到中年的酒
来源: 作者:熊有明 点击数:68 发布时间:2018/10/30 16:57:10
 

老表,这碗酒是你的了!这是一个毛头小伙子发出带有挑衅的声音,旁边还有人附和着。和女友相处了一年,八字刚有一撇,被她带回家见众多亲戚,接受考察。毛头小伙子和附和者是她的表兄弟,嘴角都流淌着坏坏的笑。不喝,不给他面子,喝了,又有损新女婿的形象。

那可不是牛眼小杯,而是农村里常见的大碗,满满的一大碗高度白酒。三姨妈六舅母们都瞪着眼看着咱呢,我用眼光在人群中搜索救兵,女友和她的母亲已经低下了头,只有岳父微笑着向我投来了鼓励的目光。

我老练地端起大碗,一仰脖子,眉头都不皱一下,喝凉水般的把酒倒进了肚子,面不改色。一屋子的人惊讶地看着我。我若无其事地吃了点菜,对那两个老表说:来,满上!我两碗你们一碗。老表们已落荒而逃。

那天我用这种大碗把舅舅姨夫们挨个敬了个遍,连干了很多碗,才在女友停止的目光中打住。稍稍有了点醉意,朦胧中听见岳父和亲戚们都夸我:这小伙子,实诚,好酒量……借着酒劲,豪情万丈,发现自己就是连干十八碗,在景阳冈上单挑大老虎的那个武二爷。和亲戚们初次见面,本想矜持一些,还是没有把持得住。

十六岁那年,偷喝了父亲放在饭桌上的酒,至今已经与白酒缠绵了二十多年。父亲对偷窃是十分痛恨的,唯独对我偷喝他的白酒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一直没有点破。他知道男孩子迟早要走出去的,会喝酒也是与人交往沟通的一种本事。在认识女友之前,我已经在北方闯荡了好多年。那里粗犷豪爽的民风,潮湿寒冷的天气,很快让酒和我融合,只会喝倒,不会喝跑。和老表们用大碗喝酒,已是轻车熟路。

去年起,我与白酒停止了恩爱。人过四十,已经是快过晌午的阳光,走进四季中霜雾渐浓的深秋,好比一台性能优越、结构严谨的发动机到了使用年限,也需要停下来除除污垢,维护保养。对白酒日渐冷淡,偶尔会想起,像是对待打入冷宫的妃子。这主要是身体主动发出的拒绝信号。人到四十,身体各项指标游走在三高标准线上,一不小心就会滑进红线区。要站得稳,头不晕,眼不花,上有双亲,下有闺女,中间还有个懂事理俏如花的好妻子,不能因为自己的贪杯任性,而让家人整天生活得提心吊胆。更不能让酒阻碍自己成为一个好儿子,一个好父亲,影响了这份责任与担当。

有时候,真的很羡慕传说中的济公和铁拐李,酒葫芦不离手,醉醺醺之间就完成了扶危济困、除暴安良的活儿。可我不能这样做,深知酒驾与醉驾的违法和危险。酒后误事与酒后失言是一对孪生兄弟,别人可以偶尔理解你酒后失态无德,长期以往,就会成为正常人眼中的酒鬼。想要做到为人师表,带出好徒弟,只能与酒划清界限,与它渐行渐远。

以前的许多文友、球友、棋友,都是我喝酒的小伙伴,经常聚在一起推杯换盏,来者不拒,入戏很深。熟与不熟的人,在酒桌上都能够称兄道弟。较之二十多年前喝酒用碗,现在变得斯文许多,学会了浅尝慢饮,酒具也变得精致小巧。现在不喝酒了,让我大彻大悟。失去了酒,也就失去了那些喝酒的人群,失去了聚在一起的理由。一大帮人埋头吃饭,呼啦呼啦喝汤,没有了酒的刺激,就不会敞开话匣,海阔天空,信马由缰。没有酒的宴席,是没有灵魂的。这种聚会越来越少,直到消失。对酒的冷淡,其实是对那些人的冷淡。

在众多已成记忆的酒友中,还是有几个让我牢牢记住的,就是萝卜头,花生米,简易的铜火锅里煮沸着腾格木热情的血液。在内蒙古丰镇郊外农家土炕上,是腾格木和酒,陪伴我度过了极其清苦的早期打工生活。忘不了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,两人都坚称自己没有醉,相互往返相送、惺惺相惜的情景。斯文达理,博览群书,又有点狡黠,循循诱导,能够把人引入酒中,激起雄心壮志,舍我其谁干杯的陈中医;坦率直诚、憨厚待人的吴教练;善使马后炮、善于后手发力的棋友王总……

现在我不喝酒了,见到浑身酒气、语无伦次的醉鬼,还会嗤之以鼻,桃之夭夭。因为这是我曾经有过的经历,知道接下来他们会做什么。现在最愿意做的事情,就是把父亲和岳父撮合在一起,让妻子炒上几个时令蔬菜,倒上家里已经开始储藏的白酒,为他们俩斟满,静静地坐在那里。

父亲们年龄相仿,生活经历相似,相同的语言拉近他们的距离。酒逢知己畅饮,大多时候酒少话多。在他们面前,我早已不是偷喝白酒的少年,也不是用大碗喝酒的毛脚女婿,而是戒了酒的中年男人。有时他们也会为我倒上一点,劝我喝掉。用他们的话说,压力让神经绷得太紧,少喝点酒可以让自己放松一些,滋润一下枯燥的生活和工作。听得我暖暖的,让我释怀。

看来,在父亲们面前,有时候中年男人酒还是要少喝一点的,适量,正好,感觉真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