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都新闻,一网打尽!江都新闻网,网络机关报。  主办:扬州市江都区新闻信息中心  新闻热线:0514-80801234  
您现在的位置: 江都新闻网 >> 乡土文艺
我读“父子深情”
来源: 作者:朱荣 点击数:48 发布时间:2018/10/30 16:56:03
 

近来读作家孙犁的回忆文字,他说:“父亲对我很慈爱,从来没有打骂过我。到保定上学,是父亲送去的。他很希望我能成材,后来虽然有些失望,也只是存在心里,没有当面斥责过我。在我教书时,父亲对我说:你能每年交我一个长工钱,我就满足了。我连这一点也没有做到。”行文凝练如洗、平淡似水,映照出此间的父子深情。

父亲有些失望,只是存在心里。我在心中默念,想到了我的父亲,父亲待人温和,也从未打骂过我。世上哪个父亲不希望子女成材?鲁迅说:“只要思想未遭锢蔽的人,谁也喜欢子女比自己更强,更健康,更聪明高尚,——更幸福;就是超越了自己,超越了过去。”但小时了了,大未必佳。我小时讨父亲喜爱,但现下人到中年,庸碌的自己竟很少想到父亲的失望,而父亲也是存在心里,不曾当面斥责于我。我心头忽然一痛,思绪如潮。文章中慈爱、失望两个关键词,像黑夜中的两束灯光不断闪烁,心下一时明亮。于此无声之中,更似有雷声响在耳旁:时日虚度,何曾反省自躬,想想父母对自己是满足亦或失望?

父母对我们寄望,我们又对儿女也如此寄望。寄望,满足或失望,再寄望,代代如此。这淡淡的若有若无的失望,是达观的父母对儿女的理解,背后是一份尊重、一份深情。此刻对这失望心绪的体察,念及自己往日的忽略、懈怠,对父母的恩情有了平日不曾有过的领悟。袖手无言味最长,把握这一份新体悟,意味着人生的新成长。

金庸在《倚天屠龙记》后记里说:“张三丰见到张翠山自刎时的悲痛之情,谢逊听到张无忌死讯时的伤心,书中写得也太肤浅了,真实人生中不是这样的。因为那时候我还不明白。”多年前,我读到这段文字,感到有些奇怪,觉得话中有话。后来得知,在写这篇后记的几个月前,他的长子自杀了,而起因正和金庸要离婚相关。几个月后,物是人非,父子相隔两世,一句“那时我还不明白”,饱含了多少感伤和至痛。而我们自己,正如前文所言,儿女忽略父母的失望,又有多少“因为那时我还不明白”而留下遗憾呢?

现代出版家王云五在其回忆录中讲,他十四岁时曾有蒙同学诱入窑子的经历,当时回家已晚,谎称当街小解被巡捕扣留,瞒过父母。父母不仅不责备,且安慰一番,于是大家就寝。他上床后,因受了这样的刺激,特别是向来不敢更不愿在父母面前扯谎,愈想愈受良心的谴责。次日早起,把实情与扯谎的动机向二老坦白直陈。二老听了很高兴,都深信他、原谅他,只嘱咐今后交友加意审慎而已。

读了这段文字,我很感动。多么慈爱宽容的父母,多么诚实孝敬的儿子。知子莫若父,父的信任和子的诚实,缔造了令人击节赞叹的父子相知。不愿在父母面前扯谎,堂堂正正的为人,影子也与有荣焉。躲得过父母一时的信任,躲不过良心无休止的拷问,孝道的涵义不语自明。而对亲情绵绵不尽的思念,穿过几十年的岁月长河,点点滴滴地显现在作者八十自述的文字中,如一颗颗熠熠生辉的钻石,映照出让人无限眷恋的人间真情。正如龙应台所说,父母子女是一场渐行渐远的目送,让我们且行且珍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