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都新闻,一网打尽!江都新闻网,网络机关报。  主办:扬州市江都区新闻信息中心  新闻热线:0514-80801234  
您现在的位置: 江都新闻网 >> 乡土文艺
袁大大
来源: 作者:徐润群 点击数:40 发布时间:2018/10/30 14:14:13
 

大大姓袁,泰州人。出了书房门便来到“小小樊汊赛扬州”的樊川镇立成油坊学生意,当职员,勤勤恳恳,与人为善。上世纪四十年代末入赘程家为婿,与老柜荣保比邻而居。

大大和祖父、祖姑母、父亲是同事,处得相当不错,故对大大的家事较为熟稔。每年春节拜年大大都来,直至浩劫方止。浩劫中,“破四旧”我家首当其冲,父亲因私怨遭迫害,人人避之唯恐不及。在街上碰见喊他,大大态度一如既往。

1959年,我上一年级,肚子总是吃不饱,瓜菜代的岁月,一年到头吃不到肥肉,饿得难受。一放学便去电米厂,油兑换处就在厂大门口,进去就喊他:大大。他总是笑嘻嘻地带着浓厚的泰州乡音应道:“唉,二瓠子,你来啦!”特别是“瓠”,他说出的音就成了“夫”,奇怪!叫我绰号的大人中,大大是我唯一不反感的。我见到大木桶里的油就要喝,大大忙拦道:“油不能喝,会滑肠拉肚子。我敲一块豆饼把你,贯到口袋里家去再吃。不能让人看见!”贯好后,我又拿了一小块,别小看一块巴掌大的豆饼,当时能救人命啊。我如获至宝,飞奔离去,出厂门到了桥口,仍听到大大的声音:“乖乖,你慢点儿溜,你慢点儿溜!”关爱之情,溢于言表。

大大的连襟由于在1947年“复田倒租”,五十年代初镇反被判10年。大姨侄女才八九岁,大大自己也有儿子,经济也不宽,仍承担抚养她长大成人,多么难能可贵。1964年,上山下乡运动开始了,大姨侄女插队下乡。后来,“老三届”全部到农村,她看不到返城的希望,加之年龄也大了,与农村青年恋爱结婚。其母伤心之余,竟迁怒于大大,大大真是百口莫辩。程家老姐妹俩与祖姑母都非常熟,两人常在我祖姑母面前叙理。听后,祖姑母叹道:“袁祝如脾家真好,是个阿弥陀佛的人!”

九十年代初,父亲退休,时常住江都我四弟家。大大早几年也退休到江都长子家养老。在街上偶遇,相谈甚欢。并约好下次去老四家玩。后来,听爸爸说,袁祝如这个人肚量大。泰州老家拆迁,他的侄子们带信来,叫他回老家分拆迁款,有头两万呢。他问爸爸能不能拿?爸爸说照理应该拿。他笑道:“我没有要。退休工资虽不算多,但也够用了。我三子一女条件比侄子好,一辈子对老家也没啥帮助,你们分掉吧!”侄子们当听错了,他又笑道:“就留给你们作个念想吧!”

你虽然没有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举,却一辈子严于律己、宽以待人,何等的胸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