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都新闻,一网打尽!江都新闻网,网络机关报。  主办:扬州市江都区新闻信息中心  新闻热线:0514-80801234  
您现在的位置: 江都新闻网 >> 乡土文艺
夙夜在公 锻造高峰
来源: 作者:曹永海 点击数:337 发布时间:2018/10/11 16:53:55
 

郭村中学是一所连区重点也不是的农村普通中学,然而,在这所普通中学60年历史上,却有一段无以复制的辉煌,成为当时社会各界惊艳的“郭中现象”或“郭中旋风”。

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到八十年代,无论是中考,还是高考,郭中学子都以凡偶近器的身份,连连取得傲人的战绩。在那社会经济尚不发达、成才渠道尚不丰富的特殊历史背景下,到郭中求学,成为无数学子跳出农门的希望所在。一时间“郭中纸贵”,郭中路上,各地学子纷至沓来,“拜圣”道中,四乡门生络绎不绝。前后七年,作为郭中学生的一员,笔者躬逢其盛。

这“郭中旋风”的创造者,正是时任校长汤宗礼。

一切为了学生,他像一颗启明星。1974年到1991年,汤校长在郭中任职17个年头。郭中60年的历史,有近三分之一是在他手中书写的。从满头青丝到鬓染白霜,郭中的一砖一瓦,都留下了他夙夜在公的记忆。

汤校长初到郭中,正赶上从文革后期到国家恢复高考制度的特殊年月。特殊的年月,特殊的现实。校园百废待兴,学子嗷嗷待哺。1976年,我进入郭中读初中,有幸和老校长公子传虎同班就读。在我的记忆里,平房教室边上,一间简陋的居室就成了他的卧室兼办公室。两排平房教室,一间伙房,几乎就是学校的全部家当,一个校长就组成了校领导班子。就是从这样的现实起步,汤校长一手抓经营,创办了校办厂,趟出以厂养校的艰辛路子;一手抓教学管理,以一批文革前来校的教师为骨干,包容启用年轻教师。校办厂日渐红火,教学质量逐步提高。老校长就像春燕衔泥一样,苦心筑巢。构筑学子们安心读书的巢,构筑有志青年追逐希望的巢。他又像一颗启明星,在太阳升起来之前,以自己的光引领偏僻乡村的无数青年走向希望。

30多年后,当我端坐老校长面前,只听得老校长举重若轻的笑谈:“八十年代初,当泰兴中学、靖江中学的学生就着煤油灯苦读的时候,我们郭中的学生已经能享受学校柴油机发电的照明了。”后来人能够看到成功者的足迹,却难以想象这足迹背后的艰辛与付出。

为了一切学生,他像一尊守护神。拨乱反正之初,最迫切的现实需求是尽可能多地培养输送国家建设急需的有用之才。汤校长主政下的郭中在农村中学中率先开设初、高中重点班,重点班的选拔,一不看背景,二不论贫富,唯一的标准——只要你成绩足够突出,成绩面前人人平等。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,1977年我进入初中第一个重点班——初二(3)班。正是得益于这样的选拔机制,无数寒门子弟才得以“鲤鱼跃龙门”。汤校长像守护神一样,念念在兹的都是这些学子。时而,化身取经的唐僧。高考制度恢复之初,复习资料极其匮乏,他利用一切机会寻索资料,南下莆田,西去黄冈,四处取经问道。时而,变作抱窝的母鸡。为了寒门学子“一个不能少”,他主持实施最早的“希望工程”,减免家庭贫寒学生的一切费用,使得他们没有后顾之忧。时而,俨然严厉的家长。身为校长,他却能记住大部分复读班学生的名字。当学生出现懈怠的时候,他既有疾风暴雨般的严厉批评,也有和风细雨般的疏导教育。1982年,女排世锦赛期间,我和几位同学逃出晚自习,去街上观看冠亚军决赛转播。夜半时分,校门早已紧锁。当我们有滋有味地评述着比赛盛况,准备翻院墙进校的时候,没料到被守候多时的汤校长逮了个正着。岁月虽流逝30多年,那情那景,至今仍记忆犹新。这般费心劳神,纵使家长又何能如此?

为了学生一切,他是一个领路人。对待学子,汤校长不止是扶上马,还要送一程,关心学子们求学之路走得好不好、顺不顺。还是讲两个小故事吧。

1983年,又一年的高考结束了。我终于取得不错的成绩,这本来是值得庆幸的事。然而,天有不测风云,谁也想不到的是体检环节出了问题——体重达标标准为90斤,而我的体重只有87斤。眼看3斤的差距就要葬送我的大学之梦。还记得,就在那天傍晚,大队的高音喇叭突然响了,喇叭里呼叫着我的名字,通知我立即到学校去。在学校,我见到了汤校长,他告诉我,做好准备,明天再去江都,重新称体重。还细致地叮嘱应该注意的事项。原来,汤校长一直关注牵挂着我们的体检情况,并亲自坐镇江都,随时应对不测。当他得知我体重不达标,随即跟县招办领导进行沟通,恳请通融,放行复检。招办领导硬是被老校长的拳拳之心深深感动了。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我得以复检并最终踏上了深造求学之路。

我的一位同学,父亲早逝,母亲改嫁,家中赤贫,而他寒窗苦读不畏难,矢志以求终如愿,考上了扬州一所高校。然而,高校生活的学费、生活用品让他犯了难。老校长得知情况,立即主动联系大队支书,解决了学习费用及生活用品问题,为同学纾了困、解了难。执掌郭中17年,汤校长就像领路人一样,带领多少像我们这样的学子走上了光明大道。生我者父母,育我者母校,再造我者老校长。

不忘春风教,常感化雨恩。值此母校60校庆之际,适逢老校长80寿辰,谨以此文敬献给老校长,恭祝寿比南山松长青不老,福如东海水醴泉永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