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都新闻,一网打尽!江都新闻网,网络机关报。  主办:扬州市江都区新闻信息中心  新闻热线:0514-80801234  
您现在的位置: 江都新闻网 >> 乡土文艺
却又道天凉好个秋
来源: 作者:周苏玲 点击数:231 发布时间:2018/9/25 19:06:44
 

秋雨洗残暑,秋空渺寥廓。几场秋雨过后,天气一下子便凉了下来。蝉鸣循秋,坡上的那几株柿子树红得正好。清晨,凉爽的秋风痴缠着路转弯处的那片红枫林,远远望去,风推着薄雾在林子间游移,阳光穿透雾的缝隙,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朦胧迷离起来,时不时的可以看见在枝枝桠桠间有灰喜鹊上下翩飞,秋虫不知躲在哪株草叶下啾啾啾地鸣叫着,这里绿草萋萋,露珠漠漠,田野祥和而安谧。

木叶动秋声,苦夏过后,梧桐树叶也从嫩绿渐渐变成了苍绿,许是梧桐每逢立秋叶必落的原故吧,便也有了一叶知秋的惆怅了。俯身拾起一枚被昨夜的风摇落的叶,迎着晨曦,晶莹剔透间,看见叶上的露珠已是霞光点点,微微晃动,泛红的叶瞬间变得璀璨夺目起来。轻轻甩去叶上的露珠,读着脉络间的过往,如烟亦如风,风止烟散,过往又何在呢?

哦,季节已是白露了,白露有三候,一候鸿雁来,二候玄鸟归,三候群鸟养羞。鸿雁来了又去,人儿分了又合,季节只是一个轮回接着一个轮回,时光却是老了又老,光阴慢慢旧了,心境也就渐渐淡了。谁念西风独自凉?长空雁阵的声声清鸣声,竟也勾起心底里莫名的伤感,雁的翅膀在蓝白云间划出季节轮回的轨迹,点画间,那是无需任何东西来装饰的洒脱与执着,而心又开始想念了……

而记忆里的季节,似乎一直还停留在昨天的杏花微雨,那落满庭院的片片落英,还有随风随雨飘过墨色渐变的青砖高墙花瓣。总是让我的心不忍又不舍,默默地拣拾满地落花,拾了一季又一季,直拾到冷露无声湿了桂花,花开如粟,又见秋风起,又见霜叶红,又见鸿雁飞,云中谁寄锦书来,雁子回时,月满西楼,却道天凉好个秋。

今夜月明入尽望,不知秋思落谁家。你听啊,酣醉的苏轼举樽问月,明月几时有?把酒问青天。不知天上宫阙,今夕是何年。”我不知道今夕是何年,却看见水中的江月波光粼粼中,随着江水微微荡漾,掬水月在手,桂香盈盈,月儿便不再是孤月轮了。不应伤感,不应悲秋,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一江潮水,一轮明月,一袖桂香,谁家今夜扁舟子不知秋思落谁家,这被无数的文人墨客吟了又吟、歌了又歌、爱了又爱的皎皎仲秋月,这穿越了最美的唐诗宋词的仲秋明月,让我如此深爱。

暮云收尽溢清寒,银汉无声转玉盘”,你看啊,皎皎冰月出没于飘渺的云影间,月圆霜浓细蕊薰,桂香的馥郁便在溶溶漠漠的秋月中淡淡地散开。仲秋的桂花弥漫着思念的味道,单纯而浓烈,都道是少年不识愁滋味,而今识尽愁滋味,欲说还休,欲说还休,却又道天凉好个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