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都新闻,一网打尽!江都新闻网,网络机关报。  主办:扬州市江都区新闻信息中心  新闻热线:0514-80801234  
您现在的位置: 江都新闻网 >> 乡土文艺
二十四番花信风
来源: 作者:张正 点击数:101 发布时间:2018/8/9 16:15:01
 

看到一篇短文,其中有“二十四番花信风”几个字,我不能准确明白其意思,是知识的一个盲点,上网查,总算清楚了:以时间为序,从小寒到谷雨,共八个节气,每个节气按先后又分为三候,每候对应一种花,三八二十四,共二十四种花。番:遍、次。花信风:应花期而来的风。

二十四番花信风,依次为:小寒:一候梅花,二候山茶,三候水仙;大寒:一候瑞香,二候兰花,三候山矾;立春:一候迎春,二候樱桃,三候望春;雨水:一候菜花,二候杏花,三候李花;惊蛰:一候桃花,二候棠梨,三候蔷薇;春分:一候海棠,二候梨花,三候木兰;清明:一候桐花,二候麦花,三候柳花;谷雨:一候牡丹、二候荼蘼,三候楝花。

看到这一份春花芳名录,我对这些花产生了兴趣。“草木知春不久归,百般红紫斗芳菲。”虽有百花之说,世间的花又何止百种,一个人一辈子到底能认识多少种花呢?这是说不清的,就像人认识人,我们一辈子到底能认识多少人呢?哪里说得清。可现在,这个名录里的二十四种花,就像某个小会议室里参会的人,划定了范围,我们总有办法认得出吧?也不是件容易事。

这二十四种花,有非常熟悉的,如梅花、山茶、水仙、迎春、菜花、杏花等大多数;也有似曾相识、似是而非的,如兰花、望春、海棠等几种;也有的闻所未闻,如山矾、棠梨、荼蘼等一小部分。我决定上网再查一查,把每种花的模样都记在心上。熟悉的查,不熟悉的也查。用百度搜索出的图片太丰富了,有点目不暇接,眼花缭乱,虽足未出户,却胜似走进了百花园——每一种花都还有不同的品种,二十四仅仅是一个基数,真正可以看到的花,应该是二十四的若干倍。

许多种花,能勾起一段美好的回忆。梅花,让我想起扬州的梅花岭,“梅花如雪,芳香不染”,这是全祖望《梅花岭记》里的句子。山茶,还有一个洋气的名字,叫曼陀罗,有一次,在文章中,我张冠李戴,把另一种花叫成曼陀罗了。水仙,是我的爱情之花,恋爱季节曾以它为形象,写过一篇情感散文,文章的最后一句是:“我的水仙花开了!”瑞香,初识它,是从乡下搬到城里来,住第一处新房,妻子的同事送来一盆花,米粒样的细碎朵儿,香气四溢,正是它。由花联想到的事情,说也说不完。

倒是兰花,太名贵了,我怀疑自己仅在各种画上见过它,并未见过实物,就像各个行当的大腕明星,在电视上见过,知道他们的长相,可算是认识他们吗?望春,我以为我不认识,看了图才知道,是熟悉的,小区楼下有,公园里更多,原来就是那些红的白的紫的“女郎花”,“腻如玉指涂朱粉,光似金刀剪紫霞。从此时时春梦里,应添一树女郎花。”同样的花名,有时看上去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种花,桐花就是这样。未看图,望文生义,猜想是泡桐树开出的花,查图片,又怀疑不是,后来又发现是。身边见到的,只是众多桐花中的一两种。想不到不登大雅之堂的菜花、麦花、柳花、楝花也进了名录,而且和国色天香的牡丹排在一起。把菜花的文章做得最好的,是兴化,办起了千岛菜花旅游节,那是以规模和生态环境取胜,我去看过,岛是水乡垛田,菜花还是那个菜花,一旦你尊重起它,司空见惯的菜花也能张扬出无穷魅力。

每一种花,深究下去,细看下去,都是一门学问。最让我费解的是荼蘼,也叫酴醿,最初是酒的名字,因为这种花颜色像酒,就借为花名了。把花和酒联系在一起,实在有点恶俗,就像把文学和金钱联系在一起,把爱情和地位联系在一起。诗人杨万里也不喜欢这样乱联系,他在诗中这样赞美荼蘼:“以酒为名却谤他,冰为肌骨月为家。”现代人大概也不乐意这样联系吧,渐渐把这种花写作荼蘼或荼糜了,这才像是一种花的名字。

二十四番花信风,循着每一种花,都能走进一片姹紫嫣红的世界,看也看不完,赏也赏不够。连续两三个小时,我眼睛盯着屏幕,身子没挪一下。现实生活中,也很难见到如此迷人的大花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