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都新闻,一网打尽!江都新闻网,网络机关报。  主办:扬州市江都区新闻信息中心  新闻热线:0514-80801234  
您现在的位置: 江都新闻网 >> 乡土文艺
过麦场
来源: 作者:鲁杰 点击数:106 发布时间:2018/8/8 16:10:18
 

小区围墙外,齐整整的两片小麦田里,籽粒饱满的穗子精神抖擞,芒刺劲张,随风轻轻摇晃,一派丰收在望的景象。快收割了吧?经过这里时,我这么问自己,但是看不到任何动手的迹象。过了几天,发现这里变了模样:田里的麦子全没了,只留下短短的麦茬和满地碎秸秆。一台拖拉机停在田头,看样子准备开犁翻土了。

大约五十亩田的麦子,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收割了。仗着农机的威力,现在的夏收竟是如此迅速、轻松、简单。感叹之余,不禁回想起早年的情况。

夏收的重头戏是收麦子,因此,我们家乡习惯于把夏收说成过麦场。这第一次的收获季是农家的盛事,欢欣,喜庆,热烈,但非常辛苦。

当大麦元麦渐渐转黄、小麦还在灌浆时,过麦场的各项准备工作就开始了。第一件大事是做场。家家门前的晒场,经过一年的雨水冲刷、人畜践踏、车轮碾压、地虫孔蚀,早已坑坑洼洼、洞洞眼眼,必须彻底翻造。

趁着雨后土质较软爷爷把晒场翻耕、耙细、耧匀、磨平,再撒一薄层麦颖子,浇一遍透水,最后用光碌碡压实,一片中央微微隆起,散发着泥土芳香的新场就做好了。

收完菜籽、蚕豆、豌豆,大麦、元麦、小麦便陆续登场。麦收有三大难:拔、运、掼。沙土地的麦子不用镰刀割,而是双手拔。天蒙蒙亮,拔麦人就下田了,一来因为麦穗受夜里的潮气浸润,不易掉粒,二来图个凉爽。

拔麦必须把握住麦秸的最下部分,因此,人先得蹲下,左一把,右一把,拔起麦秸,然后两把集中起来,再站起身子,手脚配合,把麦秸根甩打在迎来的鞋底鞋帮上,以敲落根上的泥土。最后返转身,把麦秸平铺在光地上。如此蹲下,站起,踢打,转身,弯腰,一再重复,何其之慢啊。我第一次随家人一起下田,还没拔几把,已经腰背酸痛,腿肚发胀。

晾晒过半日的麦秸,捆成把子后运往晒场也不容易。对付家前屋后的麦田,肩挑手提倒还可以。对于远田,莫说两三里,即便几百米的距离,路上来去得消耗多少时间。这“拿把子”的事。就要用到小车子了。

这木制的独轮车貌不惊人,却是农家必不可少的运输工具。更有人用它干出了奇迹:把四根两端开有榫头的长木棒连接成四边形车架子,绑紧在车杠上,再网以绳索,以加大了承载面。再在车棚上固定两根结实的木棒向前,作为引车人的把手。这样一改造,就可以大大增加装载量。车上的麦把子一层压一层,堆积得高高大大,四四方方,简直像个城堡,三四分田的麦把子都上去了。能盲目推这种摸车的自是高手,在前面引车的也是能将。推车人只能低头目视脚下的路况,全凭两臂的有力掌控与双腿的灵活步法,来保持车子的平稳。至于上坡下坎、左转右拐、过桥穿坝,以及路面上随时出现的种种情况,全由引车人及时提醒。

掼麦,就是脱粒。掼麦的场面较大,几张专用设备稻床子并排放在晒场北端,麦把子早已一排排铺满晒场。正午前后,太阳最辣的时候,麦穗被晒脆了,是掼麦的最佳时机。这时晒场上特别热闹,送把子的人把一捧捧麦秸放到稻床子上,掼麦的人迅速用两端扣着撬子的短绳捆起麦秸,并将撬子插入其中加以固定,然后一手抓起撬子,一手从对面摁紧麦秸捆,双臂高高斜甩过头顶,用力把穗头摔打到稻床子上。他们左右开弓,像舞龙一样,麦秸捆在头顶两旁忽上忽下,草叶飘荡,麦粒四溅。掼完一捆,再换一捆。如果送把子的动作迟缓,赶不上趟,掼的人就会用撬子刮响稻床子上的竹竿(寓意为刮鼻子),引起全场哄笑。

掼麦极费体力,又值烈日当空,体液消耗很快。我们早在场边的大皂角树下准备好一条条板凳、一盆盆井水、一碗碗大麦茶,还有点心。

逢到麦场,一家人总忙不过来,因此,邻里和亲戚常来帮忙,彼此打伴工,今天你帮我,明天我帮你,亲亲热热,融融洽恰。

麦子掼完,扬场,晒麦,堆好草堆,麦场才算结束。

劳累和辛苦换来了收获,一切都很值得。倘若阴雨连绵,遇上了烂麦场,成熟的麦子或倒伏在水汪汪的田间,或霉烂于湿漉漉的场头,半年的希望顿成泡影,这种叫天天不应、叫地地不灵的悲惨遭遇也不少见。

油田小区后面的大片麦子刚收割完毕,傍晚时分,我在火车站前的新都北路旁,见到一台洋马收割机和堆在路口的新粮。樊套这一带所剩无几的农田,多集中承包或外地人租种,这趟田的新主人来自徐州,和家乡来的亲戚正坐在路边草席上谈天,悠闲自得。他们客气地邀我坐下,攀谈中了解到,近几年农机装备发展迅速,一台洋马每天能收割80多亩,而且一机多能,集割、打、切、筛、储、运于一身。这百多亩田的小麦,三台机子,一两个小时就收割完毕。现在,各地又添置了烘干设备,遇到阴雨也不用担心。这几天天气好,麦粒干燥,无需烘晒。

我从麦堆里抓起一把,扬了两遍,吹去麦颖,捡了颗麦粒丢进嘴里,一咬果然蹦脆。不时也有路人抄起麦子看看,询问卖的价钱。主人说不卖,是专为种子公司生产的,那口气,略带几分得意。是啊,运粮的卡车正候在旁边呢。

一样的麦场,两种过法,相差竟如此悬殊。不能不佩服技术的进步,机械的力量,这印证了一个道理:农业的出路,在于实现现代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