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都新闻,一网打尽!江都新闻网,网络机关报。  主办:扬州市江都区新闻信息中心  新闻热线:0514-80801234  
您现在的位置: 江都新闻网 >> 乡土文艺
天地一歌手
来源: 作者:郑谊 点击数:86 发布时间:2018/8/7 17:05:54
 

我这儿说的“歌手”,是鸣蝉矣!说到鸣蝉,或许有人认为司空见惯了。每每进入春末、夏季、初秋时节,山林间,湖畔,农舍前,蝉鸣声此起彼伏,不足为奇。但这次的听蝉,确属偶遇,也是我有生以来感受最猛烈、最酣畅的一次听觉盛宴了。

看到朋友的帖子,得知AAAA级景区的“第一山书画院”有名家书画展。对于“第一山”,家乡人还是引以为荣的。宋哲宗绍圣四年(1097年),书画家米芾赴任涟水知军,由汴京经汴水南下就任,一路平川。入淮时忽见奇秀的南山,诗兴勃发:“京洛风尘千里还,船头出汴翠屏间。莫论横霍撞星斗,且是东南第一山”,并大书“第一山”三个大字,从此南山易名“第一山”。

暑假空闲,约好友结伴前往。夏日的雨后,些许清凉丝毫不减阵阵燥热。入景区,虽然林木参天,刚走几步,衬衫就吸附在了前襟后背。同行的方兄洋洋自得地说,我有先见之明吧!对啊,我这才发现他一身晚上纳凉的大裤头配短袖衫。

漫步在石阶上,突然有一只蝉鸣叫着飞向方兄的怀中。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,可想,幼时的我们捕捉到一只鸣蝉是何等的不易啊,长竹竿缠面浆,在那酷热的午后,眼观六路,耳听八方,捕捉的难度与不易,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到。如获至宝的我们俩忘乎所以,一人拿着,一人拍照,看它一时拼命地振翼,还就拿它没有办法呢。

在“第一山”的碑刻前取景时,无意中焦点定位到一棵树干上,发现那儿正潜伏着一只鸣蝉。我轻手轻脚地走近待捕捉时,又发现旁边还有一只,再仔细朝树干上下一看,这儿,那儿,这儿,那儿,所有的树干都有,尾部颤动着齐声嘶鸣。难道它们在这儿聚会,是为了角逐“中国好声音”?

鸣蝉,人们认为它以露水为生,因此它又是纯洁的象征。早在《诗经》中就留下了蝉的芳名。晋代郭璞有《蝉赞》云:“虫之清洁,可贵惟蝉,潜蜕弃秽,饮露恒鲜。”是说蝉有出污秽而不染,吸晨露而活存的洁净天性。

鸣蝉从卵到若虫再到成虫,完成整个生命周期需要三年时间,甚至还不止。于昆虫类而言,这又是极其漫长的等待。卵孵化成若虫后,便蛰伏在地下,吸附在树根上,吸食树汁为生,二到三年后,甘于寂寞的若虫发育成蝉,其间要经过五次蜕皮。虽然蝉的生长期很长,生命却很短,大约只有二十几天。多年的潜心修炼,只为那一季的鸣唱,烈日当空,蝉无疑是大自然的杰出歌手。

我们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。忙碌的我们何时又把蝉鸣放在耳畔?又有谁怜惜它们在为我们尽情欢歌?知了,知了,声乐响云天,它是不是在脱变的过程中而知了生命的意义?是不是预知了来日苦短而愁绪满怀?是不是阅尽了人间世相而咏叹不平?还是在夸赞这儿真山真水的好环境?想着想着,才发觉听到满耳的蝉鸣是那样的韵律和谐。

唐初虞世南的《蝉》这样写道:“垂緌饮清露,流响出疏桐。居高声自远,非是藉秋风。”这首托物寓意的小诗,是唐人咏蝉最早的一首,为后人称道。蝉喜择人居,却又不食人间烟火,一滴甘露就是半日的食粮。酷夏初秋,早晨黄昏,总能听见不绝于耳的蝉鸣从树的一隅释放出来,蓝天阳光,成就了它们最好的背景,旷野高枝,诠释了它们对生命的守望。

因蝉误了正事。也罢,雨后的书院怕湿气太重,关门上锁,少了视觉。倒是有意外的收获,听了满耳的蝉鸣,肥了听觉。即便我满身的大汗和方兄的腿被蚊虫叮咬得通红——无碍无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