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都新闻,一网打尽!江都新闻网,网络机关报。  主办:扬州市江都区新闻信息中心  新闻热线:0514-80801234  
您现在的位置: 江都新闻网 >> 乡土文艺
钓鱼趣闻
来源: 作者:刘志平 点击数:105 发布时间:2018/8/6 16:08:38
 

小时候,常跟着哥哥逗留在河塘边。咱家住在运河边,河塘密布,河汊纵横,通扬运河贯穿南北,是天然垂钓鱼儿的好地方。

早晚河塘边可见垂钓者,运河上也多见高悬的拉网。长大了常常是一人独钓寒江雪,抑或约上三五钓友去乡下钓鱼。记得有一次,和朋友在一条野沟里钓鱼,那天很奇怪,不见鱼儿上钩,正烦躁时,看见朋友的弦绷紧,是条大鱼,朋友很兴奋,急忙起竿,竿儿弯弯如半弦月,朋友是霸王硬上弓,使劲往上拉,哗地一声,鱼儿出了水,一道金色的光弧,180度的弧度,从水面直奔朋友的后背,随之听到朋友的惨叫声,只见他双脚在地上乱蹉。

我上前一看不觉好笑,真够稀罕,原来钓上来的不是大鱼,而是一条虎头鲨。虎头鲨腮边有两根刺骨,坚硬而锋利,借着很大的反弹力,一根刺骨硬生生射进了朋友的后背上。可见钓鱼不尽是乐事,也有痛苦的时候,但此事对钓友们来说,倒不失为是一件趣闻。

我们钓鱼的方法很多。有一亲戚经常在夜里到河塘边放一根短线,上缀一钢针,半环形,专门捕捉黄鳝用的。夜里黄鳝捕食时,钢针崩开,黄鳝就跑不掉了,但这种捕捉方法,黄鳝易死。黄鳝一死,味道就不鲜美了,所以买家都要活杀的。亲戚有时也改变方式,淘洞活捉之。由此也吃了一次苦头,一次不小心,被一条酒杯粗的黄鳝咬住了拇指,黄鳝刚烈,死死咬住不松口,无奈之下,只能把黄鳝头活生生地斩断。至今他的拇指上,尚有一道很深的疤痕。

现在要想随意去河塘野沟垂钓的机会,已经没有了。野沟的水不再清澈,不见鱼儿嬉游,浑浊的运河更无一条鱼儿的影子。要想垂钓,只得去农家饲养的鱼塘,花上几十元钱满足一下自己的乐趣。如果有时是陪客户,若收获不大,还得用网捞之。此时钓鱼的本意已经变味,更谈不上野钓的天然乐趣了。

真想念那儿时的碧云清风,翠树红花,河水清盈的田园风光,想念那蒙蒙细雨,披一蓑衣,独立塘边,垂钓的惬意,想念那晨风中,露水下,碧水间鱼儿戏饵的快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