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都新闻,一网打尽!江都新闻网,网络机关报。  主办:扬州市江都区新闻信息中心  新闻热线:0514-80801234  
您现在的位置: 江都新闻网 >> 乡土文艺
看人兑汤
来源: 作者:刘文 点击数:93 发布时间:2018/8/6 16:07:39
 

现在超市还是小刀手卖肉,肥瘦、骨头、肉脏,分门别类一条边放在那儿,肥瘦任你挑,三六九等价格随意买。从前,肉案上不分骨头肥瘦一个价,老百姓喜欢实膘,搭点骨头还嫌恶。“低头打肉,抬头看人”,这种“看人兑汤”,就成了当时的一种社会现象。

从前,猪多肉不贵,买点猪肉回来改善伙食,招待客人,是件平常事。老话说得好:“养猪肥不肥,回头看看田。”猪肥是有机肥,既环保又卫生,养猪就是图个猪粪肥料垩田,所以家家种田都养猪,种田大户粮食多,大麦收得多,又是育肥猪的上好饲料,田多的人家本大利宽、前翻后起、出拦补进,一年能养几头大肥猪,猪多肥足粮食收得多,形成良性循环。即便田地少的人家,每年春天都要买条“小冬猪”苗回来拖拖,零钱聚整钱。没有猪圈,就用绳子扣在家门口拖进拖出,放些菜根草叶让它吃吃,墙根边再支只小缸收集尿粪。没什么精饲料,就靠闲散劳力摘树叶、打野草,加上滞粥、剩饭及淘米水“穷养猪”。

以前我们这个地区养的纯碎是黑毛猪,没有白猪种。设在原邵伯留养所(即养老院)里的中国家禽研究所,曾引进过苏联约克夏白种猪。这种白猪身腰个大,像个小牛犊,能长七八百斤,我们曾去参观,看见有十几岁伢子高。而我们这里的老百姓则喜好养姜堰东边曲塘的黑毛冬猪,这种猪架子小,吃得少,农民说它连皮带骨长,最大也不过300多斤。苗猪买回来,不让它吃得太好,这样会纵容它嘴刁挑食不肯长。开始喂些猪菜、壳树叶,让它长架子,所谓“穷猪大杂碎”,肠胃喂大了,再用大麦豆饼等精饲料壮一壮,到过年前育肥了,正好“一刀肉”宰杀了过个发财年。半卖捞个来年的养猪本,半留腌起来平常杀杀馋,三十晚上扒猪头、烧大肠喝守岁酒,慰劳一家人一年的辛苦。

猪养得多,猪肉也相应满市,有了猪源,小刀手也就应运而生了。我们家乡从邵伯到乔墅这十多里路,就有小街、窦家桥、将军庙、乔墅等10多家卖肉的。光将军庙就有薛庆凤、高大其等几家。薛老头年纪大经验足,是远近出了名的“薛一刀”。你说三斤,他只一刀就是三斤,你拿去校秤只多不少。大膘肉好卖,肉骨头却没人讨喜,都是小刀手用斗七巧的方式搭配卖掉。假如是膀弯里的熟人,他们就“看人兑汤”,熟人骨头搭得少,肉割得漂亮好看,否则就搭售骨头、瓢边肉,买主拎在手上,看见肉骨头搭得太多想换块,肯定没门。他们会说:“猪子没骨头是靠墙长的?”问得买主无言以对,只好拎回去烧烧,一家人修修“五脏庙”,免讨气养养神算了。

以前没马甲袋装肉,他们就用竹衣,又叫竹托,撕成二三公分宽的长条,或用三四支稻草,搓一节细绳,叫“肉卯子”。在给买主买的肉块上预先刺个小洞,以后拿根“肉卯子”由洞中穿出,绕个结,以保证拎在手上不脱落,就手随意割一块肉,用尖刀刺个眼,往“肉卯子”上一套,谓之“盖卯”。这“盖卯”是凑斤两?是送?只有肉老板心知肚明。

做任何买卖,都不是一帆风顺天天能卖空。肉案子也如此,特别是在六月里鲜鱼赶早卖的大伏天,白天苍蝇哄哄的,那时也没有冰箱冰柜,当天实在卖不了的猪肉只有用土办法,放在水桶里,丢在水井里降温,保管不好就要蚀本。陈货多,摊子更难摆,为了脱货求财,肉老板会满脸堆笑地兜售:“三太爷你家人多,把这块蹄膀带回去煨煨,没得钱不要紧,有钱再把我。”“二奶奶没现钱不要紧,先把这块后座子拎回去烧烧把孩子吃,有钱再还我,不跟你要”……不过这种赊销也要“看人兑汤”,没有偿还能力的他们也不赊。

卖肉旺季,他们就牛了,向你讨账时又是一付脸,甚至能说两句难听话,让你非还不可。也应了民间一句“热肉好吃,冷债难还”的俗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