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都新闻,一网打尽!江都新闻网,网络机关报。  主办:扬州市江都区新闻信息中心  新闻热线:0514-80801234  
您现在的位置: 江都新闻网 >> 乡土文艺
清凉的阅读
来源: 作者:姜伟婧 点击数:118 发布时间:2018/8/5 17:19:03
 

伏天日长,知了伴着蒸腾的暑气,不知疲倦地吵闹着。这样的天气,最容易心浮气躁。然而一旦钻入空调房,人工调制的冷感,隔绝了外界的真实温度,却不会真正令人生出欢喜的清凉感。

何以解暑?唯有阅读。俗语说心静自然凉,我是相信的,也是亲身受益者。清凉的阅读,可以荡涤心灵中蒙上的焦躁气,丝丝凉意入心田,获得真正的澄明。

清凉的阅读是缓慢的。你若手拿一本侦探悬疑、凶杀情色,被情节左右得欲罢不能,只急着往前推进,那么心气只会在暑热里更加躁动。焦躁了,想在酷热盛夏里寻得一点清凉的初衷,就变味了。

而缓慢的流动的阅读,在眼中,在心间,那种清凉,便多了细水长流、不动声色的意思。在温柔隽永的文字里,人的心灵更容易安定,于是摒除湿热空气带来的倦怠,消散闷热伏天造成的慵懒,这阅读也没有什么功利性的去处,只仿佛徜徉在庄子笔下的无何有之乡,寻得此心安处是吾乡的笃定。

阅读怎样的书籍,才能获得如此清凉的境界?当然,人人志趣各异,只谈我的一家之言。

清凉的阅读,宜读《红楼梦》。鲁迅说,《红楼梦》是悲凉之雾遍披华林。人在志得意满亦或心浮气躁时,读一读这部大书,会对繁华锦绣处生出一种警醒与清明。所以每年夏天,我都会读《红楼梦》。

酷暑的气候,不如到黛玉的潇湘馆小憩,这里真是避暑的好去处。苍苔点点,白露泠泠,外界如何酷热喧嚣,这里浑然不觉。所以宝玉由衷赞叹幽窗棋罢指犹凉,小轩幽窗,下棋品茗,仿佛隔绝了一切世俗污浊,连带着繁华艳丽也不要,只做个高士闲人,了此一生。纵使这只是世外仙姝寂寞林的一厢情愿,纵使每日家情思睡昏昏的慵懒时光终将逝去,但留存在记忆里的绵长情思,却已入骨难消。

而潇湘馆外,这个大观园里的每个人,都在演绎着属于自己的悲欢离合。

同是一个盛夏,我看到绿荫下,潮湿闷热的暑气里,打瞌睡的母亲王夫人旁,是十四五岁的少年宝玉和丫鬟金钏,慵懒暧昧地调情,却暗伏不可逆转的悲剧走向。同是一个盛夏,我看到龄官绝望又执着地在画着蔷字。暴雨忽至,潮湿的草木腥味蒸腾而起,消散了酷热的暑气,却祛除不了龄官千回百转的痴病。

蒋勋先生说:“《红楼梦》里没有大事发生。”没有波澜壮阔的风云惊变,只写绵长的动人的琐细日常。然而这正是它的动人处,一寸光阴里就掩藏着一寸的欢喜、一寸的悲哀。在阅读里,浮躁的心渐渐安定,找到了妥帖的安顿之所。

盛夏的阅读,也宜读林清玄。林先生的文字,自不似《红楼梦》那般壮阔又幽深,但精短文字里,自有一种非凡气象。

你看人家这名字就起得妙。我们纵不去考证来处,也能感觉一种清欢,一种玄妙,如淙淙流水沁入心田,流荡不知归处。

林清玄的文字大多精悍短小,忙碌的间隙,随手拈起集子里的一篇,就可从容读下去。不必回瞻前情,远眺未来,读一寸是一寸的领悟。他从盛夏太阳雨的凌厉,讲到盆栽常春藤的坚韧;从渡边淳一的弃医从文,谈到二月河的写作冰川溶化。他写道:文学是一种清净的欢喜。在夏日纷繁的蝉噪里看到这个句子,就由衷地生出喜悦,仿佛说中了自己对文学不能言说的心事。

我本是在阅读作家心中的随想,却从他的文字里窥见自己隐秘不觉的心事。到发觉了,又不甘于自己隐没在别人的文字里。这时候,林清玄似乎在鼓励我,从别人的读者变成自己的作者。他说自己从不写隔夜的文章,俯拾的随想,即刻记录。他回忆有人问他,写作应该从什么时候开始?回答掷地有声:从现在开始!他鼓励道:不管今年是几月,不管现在是几岁,就在冰河溶化的那一刻开始,写作就是如此,没有什么秘密,把稿纸打开,写下第一个句子;或打开电脑,输入第一个字;结冻的冰就会开始溶化……”而每一次起笔,都是将稍纵即逝的时光,沉淀为永恒的可能。这酷热的盛夏,或许消逝在每个人的回忆里,却在你截留下的文字里获得永恒。

其实想想,谁的一生里,不是在经历一个又一个酷暑?有人在激扬斗志开启远征,因为蓬勃的青春让你豪情万丈;也有人在这困局里辗转绸缪难出,因为炎热的空气又让你意志消沉……夏日,真是一个矛盾体。而此时,清凉的阅读,会照见你的消沉倦怠,会提醒你不必盲目冒进,让你安然度过一个又一个生命中的夏天。

所以,能在阅读中嗅见文字清凉的气味,再推演到笔下清凉的写作,都是冰川溶化后沁入心脾的那一点隽永的灵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