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都新闻,一网打尽!江都新闻网,网络机关报。  主办:扬州市江都区新闻信息中心  新闻热线:0514-80801234  
您现在的位置: 江都新闻网 >> 乡土文艺
午后的阳光
来源: 作者:周苏玲 点击数:128 发布时间:2018/8/2 16:09:59
 

盛夏的午后,难得有一丝清凉,连续几日的天空总是只闻雷声,不见雨点。可是,就在刚才,一场大雨毫无征兆劈头盖脸就泼了下来,虽说是淋了一点雨,心里还是很开心。

许是刚刚落了雨的缘故吧,马路上的闷热炙烤倒也是退去了很多,雨越下越小了,空气里也有了一丝难得的清凉。一直掂记着那片水塘的荷,一直以来都想寻一个飘着毛毛细雨的雨天,去看看娉婷袅娜的雨荷,此刻有微风,有细雨,此时若不去看荷,那又更待何时呢?

风不大,又下了点毛毛细雨,荷塘里那些弯弯曲曲的小径上也看不到行人。许是不喜热闹的缘故吧,难的有这样寂静地方,心里真的是欢喜得不得了。

一个人缓缓地走着,听着树上知了此起彼伏的鸣叫,看着眼前高高低低盘旋的蜻蜓,小路的尽头有一小凉亭,两位老者手棒紫砂茶壶,正对棋不语。风微微吹过,凉亭边上垂柳的叶便随风柔柔地舞动着。

雨后满塘的荷开得正好,那些碧绿如盘的叶上,早已是大珠小珠落玉盘,风吹动着水波,水波推动着荷的叶,惊得晶莹剔透的雨珠在薄薄的叶上四处躲藏,一个不小心,滚落水中,没了踪迹。而那些开在荷塘深处的荷花,浅粉深粉,紫的白的在微雨中莹润饱满,风不来,花不动,便有蜻蜓亦或是豆娘微微颤动着如纱的翅膀,悠闲地立在含苞欲放的菡萏之上,悄偷窥,亭亭玉体,宛似浮波菡萏,含露弄娇辉。菡是未吐,萏是嫩葩,盛开后称芙蕖。原来,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,竟然还有着这么精致讲究名字。

又有词云:小桥秀绝,露湿芙蕖花上月。若是在月光盈盈的夜晚,来看月色中荷花的娉婷,想来又是另一番别样的美丽。翠绿丛中,偶尔有鸟飞过,丟下的一串叽啾声,终究还是扰了蜻蜓豆娘的清梦,蜻蜓点水般的吻别花朵,飞向了别处。彼时,不知又会落在哪一朵荷花的蕊上。雨一会便不下了,凉亭檐口处仍有雨珠滴嗒嘀嗒不紧不慢地落着,溅起的水珠惊得草丛中的小青蛙呱的一声,跳入水中,躲进了密密的荷叶之中,却唯独没有惊动那啜着酽茶的对棋人。

不想惊扰了对棋人,悄悄地走开,寻了一处荷花开得正好的地方,拿出耳机,心里想着,此刻应听一曲《出水莲》方能应景。听着耳机里传来的叮叮咚咚的古筝声,看着对面风吹起的水波泛起了细细碎碎的涟漪,一时间,思绪竟也千回百转,抬头看向远处的岸边,柳枝还在随风柔柔地摇摆,小凉亭里却已不见那对棋的人……

人呐,走在路上,不经意间就会遇见同学或同事朋友,站在街角,问问那些许久不见的曾经熟悉的人的近况,寒暄着道别,各奔东西,很多时候,终究还是渐行渐远了。或许这个世界与我有深刻缘份的人不多,午后的时光总是这样,寻了一清凉处,想着一些不咸不淡的心事,这一段短短的午后,竟也没有了多余的安排。

绕着荷塘慢慢走着,即便是看着依旧的风景,也会下意识地驻足良久。九曲长廊下的荷花开得极美,那几个瞄在长枪短炮前的拍摄者,正耐心等待着有鸟或蜻蜓蝴蝶立在盛开荷花之上……想了又想,觉得诗意还是老杜好——“樽当霞绮轻初散,棹拂荷珠碎却圆,樽是酒器,棹是船桨,多美!

总感觉时间又过了好久好久,回过神来,自嘲般地笑笑,继续往前走,不曾回头,嘴角的笑意也未曾减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