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都新闻,一网打尽!江都新闻网,网络机关报。  主办:扬州市江都区新闻信息中心  新闻热线:0514-80801234  
您现在的位置: 江都新闻网 >> 乡土文艺
儿时的奇医妙药
来源: 作者:陆兆华 点击数:88 发布时间:2018/8/1 18:54:15
 

懵懂童年,经历过不少的疾病和创伤。在那个缺医少药的年代,对各种疾病创伤的处理,也恰似一篇曲折生动的散文,书写出我们童年病历史上深深浅浅的奇妙记忆。

小时候的自然环境好,柳树、楝树上的洋辣子多,我们的手上脸上被辣得又肿又痒便是常事。好在平时大人们早已教过我们应对的办法,只要用麻油、香油或碱水、肥皂水在洋辣子辣到的地方擦一擦,便很快就能见到洋辣子毛从毛孔中慢慢溢出来,肿胀之处也就很快没了痒痛的感觉。小孩子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痛,之后又继续上树捉知了、下河摸鱼虾。

还有比洋辣子更厉害的,树上或屋檐下马蜂窝里被惊起的马蜂,像战斗机一样嗡嗡地向我们漫天扑来。躲闪不及的小伙伴总有几个被锥(蜇的方言)个正着,有的被锥得巧了,就正好锥在眼皮上面,瞬时就成了熊猫眼。此时就有小伙伴奔去向大人汇报,大人赶紧从家里拿出备用的“木虾儿”。只用虾头那一个孔眼,对着被马蜂锥过的地方就那么轻轻一吹,也就神奇了,那疼痛难受的地方立即就像被冰敷了一下,止了痛,过不多久也就慢慢消了肿。这“木虾儿”原是水车上的一个零部件,相当于木链条,因一头小,有孔像眼睛,另一头大,分叉像虾尾,老百姓都称之为“木虾儿”。但至今想不通,这“木虾儿”怎就成了专治被马蜂锥了的神器。

神器毕竟是神器,如若火候把握得不好,也不会灵验的。有时小伙伴被马蜂锥了之后,碰巧大人们不在家,一帮小孩子也就拿了“木虾儿”,学着大人的样子,用那孔眼对着锥过的地方,拼了命地争着吹个不停,被马蜂锥过的小伙伴却一点不见好转,还是疼得要命。后来才听大人说,只能吹一下,而且要轻轻地吹。原来,这吹倒真的也是有学问的,瞎吹、胡乱的吹,是办不了实事的。

头上长疖子,是小伙伴们最为常见的小毛病。可大人为小孩挤疖子,却一直被我认为是最恐怖的场面,常常背对着不敢正视。头上长疖子多半是因为吃了太多的水咸菜、小鱼小虾等或咸或鲜的东西,再加上平时不注意卫生,手上不干不净,又乱抓一通,便慢慢长出来,尤以头顶居多。那时红莓素、四环素软膏是稀罕物,去医院买起来也贵,所以根本没人会带孩子去医院看的。只听大人天天对着孩子发警告:手别抓了,等长熟了给你挤!

一天又一天,也没几日功夫,那小脓包竟长得像小花生米一般大。大人一看,熟了,好挤了!立即从旧棉被上扯下一些棉絮来,命令小孩子嘴咬着自己的衣袖,提醒忍着点,还一边说着安慰话:不疼,很快的!话音未落,已经抢先下手,拇指和食指两两相对,摁住疖子的四周瞬时用力一挤,那疖子中心的白色米粒即刻跃然而出。此时孩子也才反应过来,嘴巴松开衣袖,杀猪般地嗷嗷大叫,推开大人的手,从凳子上立马蹶起来,在家门口又蹦又跳,嘴里不停哭喊着:“不得命啊,不得命了……”周围的大人小孩都像看猴把戏似的,个个哈哈大笑,笑得前仰后合,笑得偏僻的小村庄不再寂静。

待孩子稍稍安定下来,大人就一边说着好了好了没事了,又一边用旧棉絮为孩子揩干净头上的血迹。我小时候比较听大人的话,不干净的东西不乱吃,饭前饭后常洗手,几乎从来没有生过疖子,算是同龄人中比较幸运的,没受过这般的苦。

自古英雄多磨难,那时的我们不追星,每个孩子都是自己心目中的英雄。儿时的我们,吃穿也还结巴的环境下,都是靠着大人们各种各样神奇的偏方怪招,战无不胜地搞定了无数疾病和创伤。

今天,我们也才日渐明白,其实那些所谓偏方或怪招,都只是四十多年前的心灵鸡汤而已。它的疗效远远比不上现在的一瓶滴液甚至一两颗胶囊,但由于我们更多地相信了大人而产生出一种超强的心理疗效,才让我们遇到的各种疾病或创伤,在短时间内都能药到病除。我们确实有理由为我们的儿时竖起大拇指,为儿时的坚强点个赞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