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都新闻,一网打尽!江都新闻网,网络机关报。  主办:扬州市江都区新闻信息中心  新闻热线:0514-80801234  
您现在的位置: 江都新闻网 >> 乡土文艺
水车转动的岁月
来源: 作者:徐德培 点击数:300 发布时间:2018/8/1 18:52:27
 

到公园里,孩子们总喜欢爬上脚踩水车,体验一下踩水的乐趣。看到他们笨拙的姿势、吃力的神情,不由得想起家乡田园水车转动的岁月。

那是上世纪60年代末,由于取消高考,我高中毕业后就直接回到家乡务农。当时,踩水车不仅是体力活,也是技术活,能挣得较多的工分,对于我这个刚下乡的知青,有着极大的诱惑力。在几个同伴的怂恿下,我便成了一名踩水车的新手。

据老农说,脚踩水车始于汉朝,三国时期经孔明改造完善,更加实用,对我国古代农业灌溉发挥了极大的作用。家乡的水车都是木制的,有一个长长的木水槽,一头浸入河水,一头搁在河岸上,里面有几十块长方形刮板被一根接一根的木栓链接成一串,像脊椎骨一样,因此农民们称它为龙骨。在河岸上的出水处,一根粗壮的横轴架在两边的支架上,横轴上有四组脚蹬,每组四个脚蹬,互成九十度夹角。横轴上方有一根横杆也固定在支架上,踩水时,人扶着横杆保持平衡,两只脚轮番踩下脚蹬,这样四个人合力踩下各自位置上的脚蹬,横轴就会飞转起来,带动链条似的龙骨,从而拉动刮板上移,河水就被一块又一块的刮板带到出水口,哗哗地流进水渠,进入秧田。

万事开头难。刚上水车时,两眼紧盯着脚蹬,常常跟不上节奏,一旦踩不准脚蹬,下一个脚蹬就会猛撞上脚踝,被打得生疼,于是吓得两只脚都提起来,整个人悬了空,侷在横杆上不敢动。

在吃了无数次亏以后,终于懂得了诀窍,不用眼看脚蹬,完全凭着对水车工作节奏的感觉下脚,反而不会踩空,真可谓熟能生巧。

在水稻生长最旺盛的时候,也是盛夏高温季节,田间对水的需求量最大。生产队里只有一部水车,我们每天从早到晚踩水,才能保证水稻的良好长势,很少有休息的机会。这样的体力劳动,都是男劳力参加。赤日炎炎之下,我们总是头戴一顶草帽,肩撘一条毛巾,赤裸上身,穿一条裤衩上阵。由于水花飞溅,大汗淋漓,一会儿就湿透了裤衩。于是中午时分,田间无人时,常会有人提出集体脱掉裤衩,放在河岸野草上晒干后再穿。刚开始我实在适应不了这样的“野蛮”,但时间长了,也不得不入乡随俗。为避免尴尬,村里中午出门的女人常常要带一把阳伞,必要时遮挡自己的视野,造成一个隔离空间,才能互不侵犯隐私。

熟悉了踩水车的劳作,踩水车就成了机械重复极其乏味的动作。为了驱除疲劳,我们总是不让五官闲着,于是讲起了笑话,开起了玩笑,甚至哼起了小调。在同伴中,我这个老三届高中生就算是个知识分子了,免不了要作出更大的贡献。于是,我常常把学校生活包括大串联中的见闻,作为“旧闻联播”讲给大家听。有时候,还把跟生活有关的初高中学过的理化知识,给同伴们科普一下。至于读过的小说故事,挑选一些记得的片段,如同报刊连载一样,节省着每天少讲一点,才不至于落得个江郎才尽。

在水稻搁田阶段及水稻成熟后期,灌溉的需求量骤减,我们这些踩水工就自然转岗了。

到了70年代,电力灌溉逐渐代替了人工踩水。农民们修筑起主干渠、支干渠,机动或电动的水泵抽出的水,从主干渠流进支干渠,再通过水槽流入一片又一片的秧田,很像人体的血管网络。专职放水员只需根据田间需要适时开闸、关闸就行,跟踩水车相比,要轻松许多。

再后来,为中国农业辛苦了两千年的踩水车,正式退出了历史舞台,在许多地方成了农耕社会的纪念物品,或成为公园里大型体验性玩具,往往会受到忆旧老人和孩子们的青睐。由粗犷豪放与苦中作乐混合酿制而成的踩水车的杂色岁月,沉淀在了我们这一代人的记忆深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