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都新闻,一网打尽!江都新闻网,网络机关报。  主办:扬州市江都区新闻信息中心  新闻热线:0514-80801234  
您现在的位置: 江都新闻网 >> 乡土文艺
一棵大榆树
来源: 作者:周璇 点击数:109 发布时间:2018/7/31 19:11:16
 

老宅南门前有一棵大榆树,自我出生起就一直在了,听说是爷爷亲手种下的,到如今大概有六十多年了。

春风吹来,榆树那褐色的芽,变成嫩绿的圆钱儿,上面覆着一层绒毛,微微泛着些柔黄。我们时常捋一把含在嘴里,满满的青草香。那些枝桠永远向上伸展,年复一年,不知疲惫,好像要去抓那些富足的阳光和雨,捉那些闲得打盹的云。东风渐暖,树上的柔黄褪成微白,幽幽的叶从钱串背后悄悄露出来。榆钱满地飞扬的时候,各种鸟的窝也快竣工了。一队队燕子、喜鹊在门口自在地飞翔,有时退得远远的,有时浪沫一样地忽然卷回来,眺者自眺,飞者自飞。

夏日,枝叶愈见浓密,交叠的翠盖下,难得射进一隙阳光。此时的大榆树也是各类昆虫的天堂,小伙伴们常常长久地抱着树干,屏息看一群蚂蚁搬家、两只天牛斗法……每每守不到结果,又哄笑着关注别处了。这个时节,爷爷几乎天天坐在树荫下,悠闲地做些手工活,我则扒着门槛,托着腮,有一搭没一搭地跟爷爷说话,抑或自己胡思乱想。大概一个孩童的奇怪想法,连树叶都觉得好笑吧,在微风中前仰后合,沙沙、沙沙……似有吟吟笑声入耳。

秋风乍起,霜染榆叶。灿烂秋阳中的榆树像雍容华贵的老妇人,周身明丽的黄叶,一层层地落。奶奶每日都要拿着扫把,小心地在树脚下扫做一堆。

冬日里,狂风吹折好些细枝,爷爷都一根根捡起,捆成一捆当柴火。大榆树褪去了华服,仅剩一身坚硬的骨骼过冬,无畏无惧。

大榆树坚守了六十多年,最终在那年冬天倒下了。四爷爷告诉我,他们拖运了两天,才将它彻底送走。几日后,我的儿子出生了,新年临近,一切都是新的开始。

一直以来,我喜欢的不是那一朵花、那一棵树,而是伴随着它们同时出现的所有记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