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都新闻,一网打尽!江都新闻网,网络机关报。  主办:扬州市江都区新闻信息中心  新闻热线:0514-80801234  
您现在的位置: 江都新闻网 >> 外媒看江都
扬州“小气”老太“大方”掏百万疏浚河道
来源:新华网 作者:蒋芳 刘兆权 点击数:4242 发布时间:2013/8/7 9:52:56

    新华网江苏频道 南京8月6日电(记者蒋芳 刘兆权) 7月29日,74岁的杜春萍老太拿着一张一百万的活期存单来到扬州江都渌洋湖村,交给了村委会负责人。这笔钱是用于结清此前疏浚河道的80万工程款项,余下20万还要继续实施二期工程。

  “过去这河水又脏又臭,现在多清,每家还修了小码头。”村民王芬香对记者说。谁也没想到,老爱说“穷怕了”、晚辈看来有些“抠”的杜老太,竟然会为了修河道拿出所有积蓄。

杜春萍站在整治后的河道旁(7月31日摄)。(新华社记者 刘兆权 摄)

    杜春萍在村子里的老宅(图左)一直没有修缮过,显得较为破旧(7月31日摄)。(新华社记者 刘兆权 摄)

“穷怕了,钱就是命”

  杜春萍是扬州市江都区渌洋湖村人,74岁。跟那一代从生活困难的年代过来的人一样,她对钱物十分珍惜,一些节约行为如今听起来甚至显得有些“小气”。

  杜老太的儿子吕文国回忆说,当年自己家有十几亩田,“卖粮食的钱,我母亲都存着,家里难得见鱼肉,菜里也不放香油。大家都说她‘抠’。”

  杜春萍并不否认自己“不够大方”。“不省钱钱从哪里来?一个儿子两个女儿,小时候要念书、长大了要结婚买房生孩子,我们家里过去连房子也没有。儿子最开始出去闯做生意的时候,跟我借1万元钱,我想来想去怕他亏掉没借给他,后来还是他自己想办法找的钱。过去是穷怕了,钱就是命啊。”

  记者采访中获悉,杜春萍的手机用的还是十年前的款式。她家就住江都区,最后一次去扬州市区玩竟然还是1960年的事。

  吕文国常年在山东做建筑安装工程,生意做得不错,亲戚有时候会找他借钱,“我借给亲戚朋友的钱,大部分都是不准备要回来了,但我妈知道后都自己去要,也不让我随便借钱给别人,我一直想不通她要这么多钱干什么。”

  不仅如此,最近几年,以前老说不缺钱的杜老太会经常跟儿子要钱。儿子也以为妈妈年纪大了缺乏安全感,想要积攒养老的钱,所以每次回来都拿一两万元给她。

   

给村里的承诺,一定要兑现

  正是因为平日显得不那么“大方”,当杜老太掏出一百万的存单拍在村委会办公室的桌子上时,大家都很吃惊。

  “他儿子生意做得不错,一开始我们都以为疏浚河道是当老板的儿子掏钱。谁知道是杜老太拿的钱,没想到。”一位村民说。

当地村民从整治后的河中取水(7月31日摄)。(新华社记者 刘兆权 摄)

  原来,2012年老伴去世的时候,很久没回渌洋湖村的杜老太回老家办事,发现那条曾经清澈的渌洋湖竟然变得又脏又臭。“当时那个河道只有一两米那么窄,水很浅,大家死鸡死鸭都往里扔,天一热门窗都不能开。我就跟儿子说,你有本事就把这条河修修,给村里办件好事吧。”

  平时也经常捐款捐物的儿子吕文国听了立即答应下来,但河道修了几个月,眼看着河道越变越清,工程款却一直没到位。“他不是不想给,山东那边工地上资金有点周转不过来,说能不能三年付清。我想这不行,这是我给村里面的承诺,怎么能不守信用。再说我是穷怕了的人,特别怕差别人钱,我知道那种苦。”杜老太告诉记者。

  吕文国对此表示震惊:“我心目中她很节俭,现在拿出这笔钱这么坦然,非常震撼我。”

   

拒绝命名“春萍河” 低调慈善获网民盛赞

  河道整治干净了,村民们也高兴。“这条河1975年开挖,到现在已经38年没有清淤过。现在河水很清,又有鱼虾了,河边有驳岸,每家还筑了码头,淘米洗菜都没问题。”村民虞晴光说。

  为了感谢杜老太,村里提出以她的名字命名这条河为“春萍河”,没想到她又一次出人意料地拒绝了。

    河道目前还有一小段没有完工,河内长满了水生杂草(7月31日摄)。(新华社记者 刘兆权 摄)

    “我都不识字,怎么配得上,再说这河又不是我挖的,就是出点钱让它清爽一些,有个好环境。”杜春萍说。想了半天,她提出来能不能就叫“新建河”,因为这条河边上的庄台都是新建的,河道也是新的。

  记者在河边采访过程中,不时有路过的村民向杜老太打招呼,她却一看到人就想要走开,还恳求记者,能不能不要再去村里采访老邻居了。“就做了这么一点事情,老让人家说谢谢,不好意思。”

  对于杜老太的慷慨和低调,网民们毫不吝啬赞美之词。“姜公的乌木坚”说,“真正的节俭就是这样,汇聚点滴以成就江海,杜老太是我们每个人的榜样。”网民毛建国则发表评论称,捐资助学见得不少,“捐资环境”倒不多见。一句“留个好环境”,很好地体现了精神文明和生态文明的结合。